更多 首页 民间故事 儿童故事 搞笑故事 小故事 历史故事 寓言故事 童话故事
分类:民间故事 / 儿童故事 / 搞笑故事 / 小故事 / 历史故事 / 寓言故事 / 童话故事 /
首页 >> 民间故事

民间故事


绝龙关之战的故事的民间故事


2022-12-23 16:14:14 ,,


南宋,靖康六年,金兵欲再度进兵南下,因襄阳乃南宋重地,故欲取襄阳以乱军心。军师哈迷蚩献计,兵分两路,大元帅完颜兀术亲率五万大军,自唐州以攻襄阳正面,另一路则由二路元帅完颜钦率轻骑五千,步兵一万,共计一万五千精兵自颖州出,取小道直取鄂州,以断襄阳后路,阻其支援,而之后个前后夹攻。金兀术闻言大喜,依计而行。三日后,亲点各路人马,发兵大举南下。

话说,金兵二路元帅完颜钦,率兵进军鄂州。鄂州前有两关,“飞龙关”和“绝龙关”加上鄂州的“盘龙关”合称三关。飞龙关守将蔡良听闻金兵压进,直吓得带着家属弃关而逃,城中忠勇之士奋力护城,以掩护城中百姓撤离,苦守三日,终势均力敌城门告破。完颜钦带兵杀入城中,搜刮殆尽,整顿一日。次日便先率五千轻骑直扑绝龙关而来。

飞龙关军民纷纷逃难与绝龙关前,守将成晋中忙命人开城放难民入关。听得飞龙关守将蔡良弃关而逃,成晋中直气得捶胸顿足,口中不住骂道:“贪生鼠辈,落入我手,必将其碎尸万段。”这成晋中也算将门过后,但因战功平平,为人又颇为耿直,得罪朝中不少大臣,被朝廷派遣至此,为一关守将。在城中,因其为官刚正清廉,在百姓中也颇受爱戴。成晋中一边吩咐左右安顿难民,一边组织守城将士预备迎敌,并飞鸽传书鄂州盘龙关请求援兵。

不出两日,完颜钦带兵杀到绝龙关前。让成晋中归降大金,献出绝龙关,如若不然,扬言五日之内破城,攻入关中定杀他个斩草除根,成晋中执意抗敌,誓死不降。完颜钦大怒,等后方步兵一到,便领兵攻城,攻城两日皆被城中守军击退。

回到营中,完颜钦闷闷不乐独自坐在帐中饮酒,此时副将移刺合达走进营帐,上前说到:“二路元帅不必忧愁,我大金将士原本能骑善射,不善攻城掠地。末将有一策可令我军不费吹灰之力便可拿下此关。”

完颜钦闻言,精神一振,忙起身问道:“将军有何良策助我破城,破城过后,必记将军首功。”

移刺合达微微一笑:“元帅,我军只需围而不攻,不出半月,此关必破。”

“将军,何出此言?”

“元帅,飞龙关告破,城中难军民必定南移至此,因逃的匆忙不曾带走多少粮草,飞龙关中少说也有数千人,量他绝龙关粮草再充足也架不住这几千张嘴。而先前拿下飞龙关,关中的粮草足够我军撑上半月,再加上后方粮草将至,我军可围他个一月有余。待绝龙关中粮草殆尽,此关不攻自破。”

“将军,差亦,我军至此,想必这成晋中已发飞鸽传书至鄂州,此去盘龙关区区几百里,十日之内定有援兵将至,更况且粮草。将军此策不妥,不妥啊。”

移刺合达哈哈一笑:“此事末将也已想过,元帅请想,此时完颜兀术元帅正率大军攻打襄阳,襄阳战事缺紧,必请援兵,襄阳乃宋之重地,鄂州离襄阳又最近,此刻必然已派援兵前去支援。我等攻到这绝龙关,他鄂州哪里另有援兵可派,无兵可派,又有何人能押解粮草。别处之兵到此地,少说也要二十日,到那时此关已在你我之手,又有何惧?”

完颜钦一听,杯中酒一饮而尽,抓住移刺合达的肩膀,大笑道:“将军,实乃大金良将。日后若攻下鄂州,我军中首功非将军莫属,哈哈哈哈,天助我也。”又对着帐外叫了声:”传令兵安在?”

“在。”传令兵,闻讯进入账中。

“传令下去,明日起,大军围而不攻,违令者斩。”

“是。”

话说,绝龙关中成晋中,苦守城关数日,见城下金兵围而不攻,城中粮食一天天耗尽,后方又无粮草援兵,直愁的一筹莫展。一日成晋中,站在城头张望,只见府中一仆人,赶至城头。想必家中有事,便迎上前去,问道:“家中发生何事?”

“禀将军,府中来了一位教书先生模样的人,说前来助将军破敌。小人说将军在城楼上,他便叫我来请将军回府议事。”

“哦?此人可有报上姓名?”

仆人摇了摇头“不曾报上姓名。”

“好,速速备马,待我回府看一看是何许人也?”

成晋中飞马赶至将军府,翻身下马,直奔客厅。但见客厅中一位教书先生模样的人,头戴一顶方巾,身批一件青衫,面白须长,正坐在一旁木椅上闭目养神。听得有脚步声,那人微睁双目,起身对着成晋中行礼:“草民,见过将军。”

“成某一介武夫,先生不必客套,来来来,请上座。”成晋中拉过那人让到厅里正中的座椅上“不知先生如何称呼?”

“草民,姓王,单名一个佐。昔日,前来愿助将军破敌守关。”

“来人,看茶。”成晋中吩咐了一下仆人,接着说道“先生快说,有何良策助我破敌?”

“将军莫急,知己知彼百战不殆,将军可否告知在下,城中御敌之兵可有多少?”

“守城官兵三千,飞龙关逃难至此也有五百,再加上城中前来投靠的忠义之士,一共四千有余。”

“哦。”王佐微微摇头,“再请问将军,城中另有多少粮草?”

成晋中一脸愁容,接着说道:“这金贼,围而不攻,后方又无粮草援兵,城中粮食最多可食用七日。”

“嗯嗯嗯,四千将士,七日粮草。”王佐低头默算了一下,抬起头对成晋中说道:“将军,只需答应在下三件事,五日之内,定可破敌。”

“哪三件?”成晋中闻听大喜:“莫说三件,即便是三十件只要先生能破金贼,我成某也当应允。”

“第一件事,便是借将军府中下人一用。”

“好说,我府中上下人等,任凭先生差遣。第二件?”

“这第二件,待我修书一封请一人前来助阵,将军需备快马一匹,一日之内将此信送抵,此人一到大局可定。”

“好,此事也不难。先生且说第三件。”

“这第三件事么,需尊夫人亲自出马,若夫人愿意相助,此战必胜。”

“好好好,先生我这就让贱内出来。来人,快去请夫人出来。”

“将军,你我初次相见,城中军情悉数相告,待我至诚,在下理当鼎力相助。将军这几日只需在城头一心御敌,以防金兵偷袭便可,余下备战之事交与我同尊夫人。”

“好,一切有劳先生。”

三日过后,那日成晋中又在城头遥望金兵军情,听到有人禀报王佐求见,成晋中赶忙有请。只见,王佐身边带着一个少年来到城下,便疾步上前行礼:“先生,破敌之事预备的如何?”

“将军,在下昔日前来正为此事。”

“先生来的正好,这几日,风向一变,天气转凉,再过几日粮草用尽,关中军民当温饱交迫,急煞成某也。”

“将军莫急,在下特意为将军引荐一人。”一指身旁那人:“此人,乃在下挚友之子,姓高,名宠有万夫不当之勇,特来助将军破敌。”

那少年上前一抱拳:“高宠,见过将军。”

成晋中定睛一望此人,二十岁的模样,身高七尺开外,虎背熊腰,浓眉阔鼻,目若朗星,双臂浑厚有力,器宇轩昂一看便知乃练武之人。忙还礼道:“大敌当前,壮士不必多礼。”转过身拉着王佐的手:“先生,快快说来,如何破敌?”

“诸事齐备,只需将军写下午,相约明日,十里外与金兵决战,到那时,自有分晓。”

“就依先生所言。”成晋中写好战书,命人插于箭上,射向金营。

再说金兵营中,完颜钦这几日,兵围绝龙关,闲来无事,与帐中几员大将正在饮酒。忽听得帐外,有人相报说绝龙关闭射下午,相约明日十里外决战。

环视左右问道:“诸位将军,这宋军明日约我一战,如何应对啊?”

“元帅何惧,想必关中宋军粮草殆尽,欲做垂死一搏。我大金将士,能征惯战,平原之上更是所向披靡。而宋兵军心聚集,此役宋军如以卵击石,自取消亡。早日攻下这绝龙关,我等也好逼近鄂州与完颜兀术元帅前后夹攻,不日便可拿下襄阳。”移刺合达得意的喝了一口酒。

“好,传令下去,退军十里,明日决战。”

次日,成晋中在关前整顿人马预备出战,王佐骑在马上看了看前方风中的军旗,微微一笑,低声念到:“天助我大宋。”遂命将军府中仆人,发给上阵将士每人一个布囊别于腰间,吩咐对阵时若金兵冲来,相距十步听其命令便将腰间布囊抛出。又到高猛身边低声吩咐了几句,高宠连连摇头,成晋中虽有不解,但无细想。预备命人打开城门,亲率城中四千兵丁出城,刚要出城门,但听得队伍前面,一片喧哗,转头一望,只见队伍过后跟着数百名城中百姓,为首的正是自己的夫人,不由得大惊,忙问身边的王佐:“先生,这是为何,两军对战家属百姓尾随厥后,乃是大忌,先生何以如此安排?我军若败岂不是连累这身后百姓?”王佐笑而不语。

这时,只见夫人端过一碗水酒,来到成晋中马下,开口说道:“将军,昔日一战事关生死,倘若我军胜出,满城百姓得以活命,倘若将军兵败,百姓自然无力生还,满城百姓,昔日与军同征,愿将生死交与将军手上,与大军共存亡。将军与我多年夫妻,恩爱有加,我一个弱女子,不能上阵杀敌,替夫分忧,但昔日愿跟随将军身后,与夫君同生死。”话到此处,夫人递上水酒“将军请喝下这碗水酒,大破金兵,保我百姓。”

此时,身后的百姓也纷纷倒上水酒,端到宋军将士手上。成晋中虽战功平平,却也读过几本兵书,熟知这哀兵必胜的道理,知道这是王佐假借夫人使得计策以振军心,侧身看了看王佑,平添几分敬佩之心。端起手上水酒一饮而尽,对着身后的将士高声说道:“众位将士,满城百姓随军出征,我军胜则百姓生,我军败则百姓亡,昔日一战我军势必大破金兵,保我百姓。”言罢将手上的碗,摔个粉碎。全军将士也纷纷效仿,摔碎酒碗高呼:“大破金兵,保我百姓。”一时间士气大振。

绝龙关城外十里,金兵大军早已经列阵以待。二路元帅完颜钦骑于马上,几名副将分列左右,身后五千轻骑兵,而后一万步兵。完颜钦见宋军来到厥后还跟了不少百姓,不由得哈哈大笑,对左右副将言道:“诸位将军,我看这昔日一战胜败已分,你们看他军中另有这数百名百姓,犯了兵家大忌,想必已穷途末路,做垂死一搏了。”笑罢,又面露怅惘之情:“这成晋中,虽说是一庸将,却也是个忠君爱国之士,杀之可惜啊。”

此时,身边闪出一员副将上前说道:“元帅惜才,待末将阿土古再去劝说一番,若此人愿归顺我大金,昔日也可少一场杀戮。”

“如此甚好。”完颜钦点了摇头。

阿土古提马来到两军阵前,对着宋军高声喊道:“成晋中将军听着,昔日我众尔寡,兵力悬殊,此战胜败已分,我大金二路元帅完颜钦,珍惜阁下乃是忠义之士,且不愿伤及无辜百姓,命我前来规劝将军归顺我大金,也可少一场杀戮。”

“金贼,我绝龙关中无有贪生怕死之徒,昔日之战,我成晋中战至一兵一卒,也不屈膝求饶,苟且偷生,留下个千古骂名。”成晋中怒目而视。

“好一个不识好歹的狂徒,昔日便叫你做我阿土古的刀下流魂。”言罢拍马提刀,直冲而来。

“将军,待我来会他。”成晋中正欲挺枪上前与之一战,但见身后冲出一人,仔细一看正是高宠。高宠昔日头顶银盔,身披素甲,胯下一匹白马,好不威武,再一看手上的兵刃,不由得吸了一口冷气,但见高宠手上的錾金虎头枪,碗口粗细,长一丈有余,在其手上舞的虎虎生风。

高宠来到阵前,阿土古也不废话,策马横刀直劈面门。高猛不慌不忙,抬手挺枪一挡,只见阿土古双手一震,大刀已被荡开,脱手飞出,高宠调转枪头挽起一个枪花直刺其前胸,阿土古躲闪不及,“哎呀。”一声翻身落马死与非命。两军将士直看得目瞪口呆,一个回合,高宠便枪挑敌营一员大将,成晋中脱口而出:“高壮士,真乃神人也。”此后,金营中陆续杀出四员大将,皆被高宠一一挑落马下。完颜钦大怒,手上军刀一挥,命令全军压上,黑糊糊的一片,直奔宋军而来。

待等到金兵冲到十步之遥,只见王佐手上令旗一举,宋军将士纷纷解下腰间布囊,扔向敌兵。原来,三日之间,王佐命人连夜缝制数千个布囊,又命将军府中仆人,收尽城中百姓所种的辣椒将其籽磨成粉与石灰相拌,塞入布囊之中,临行前分与将士。此时,布囊落地即破,一阵阵红烟从脚下冒起,烟借风势弥漫开来。一时间,金兵被熏得双目难睁泪流不止,咳嗽声不绝于耳。王佑见状高呼一声:“大破金兵,保我百姓,众将士,杀!”宋军一声令下,个个奋勇,直扑敌营。金兵无力应战,相互踩踏,四散奔逃,溃不成军。王佐对高宠点了摇头,高宠会心,飞马冲入敌营,金枪所到之处直杀得金兵人仰马翻,哭爹喊娘。但见他俯身只手生擒一名金兵,夹于腋下跑回王佐身边复命。王佐哈哈一笑,大声赞道:“贤侄真乃神勇,西楚霸王再世也。”

宋军大胜回城,清点人数,伤亡不过数十人,回到府中成晋中欲宴请王佐,高宠。

酒宴之上只见王佐不见高宠,便问道:“先生,高壮士安在?”

王佐微微一笑:“我家贤侄乃是孝子,心系慈母,破敌过后便折道回家去了。”

成晋中端起酒杯:“哦哦哦,昔日多亏二位相助,我军方能大胜而归,谅他不敢再犯,成某当敬先生一杯。”

“将军,此言差矣。”王佐一摆手:“昔日之战我军虽胜,但金兵未伤元气,若在下料的不错,不出三日,金兵必定杀回。”

“先生,这将如何是好?”

“将军,也不必惊慌,在下几日间已布置停当,金兵此番如若再中我计,可保数年不敢来犯。”

“先生,有何良策,快快道来。”

“三十六计走为上计。”王佐喝了口酒,徐徐说道。

“啊?弃城而逃?那我与蔡良鼠辈有何辨别,再者要我弃这满城百姓而不顾,非大丈夫所为,此事,万万不可。还请先生再想良策,以退贼兵。”

“将军果然宅心仁厚,且听在下说完,将军再做定夺,如何?”

“好,先生请讲。”

“将军可知那三国,孔明出山之时,军中不服,何以立威?”

“火烧博望,火烧新野,大败曹军,自此名扬天下。”成晋中讲道此处一顿,:“莫非,先生要效仿孔明火烧新野?”

“正是。”王佐对着成晋中徐徐说道:“将军且想,一则,我城中粮草不济,金兵再度杀回,无力抗敌只有坐以待毙,城中军民虽个个奋勇却难逃一死,将军于心何忍。二则,飞龙关已落入金人之手,此绝龙关也危在旦夕,若此关也落入他手,金兵便可步步为营,直逼盘龙关,恐鄂州不保。若毁此绝龙关,则金兵远征鄂州,粮草不便长途补给,可拖延其行军速度,鄂州也可有所防范。三则,此次金兵来犯,必定是想取鄂州,而后夹攻襄阳。昔日我用此计将这金兵烧于城中,伤其元气,毁其一路人马也可解襄阳之围。”

“先生深谋远虑,成某愚钝至极,险些坏了先生大事。”成晋中又问道:“先生,如何施计?”

“将军,前日我已命人,将百姓家中炉灶之间挖通,硫磺烟硝埋于其中,只需他金兵一生火则全城皆燃也。城门处我也安排死士隐于两旁,但见城中起火,便封锁城门,此计可成。”

次日,成晋中命夫人打点府中事物,自己与王佐在城中安排军民撤离,百姓听说要弃城虽心有不舍,为保性命却也无奈只得依从,收拾好财物依依不舍地随军向鄂州撤离。

此时,一名宋兵来报,牢中被俘金兵乘乱逃脱。成晋中大怒欲将牢中守卫问罪,王佐哈哈一笑:“将军,此守卫非但无罪而且有功,此事正是在下让他如此为之。”

“先生,这是为何?”

“将军,金兵此次大败必生戒心,见空城必定生疑,若派人先入城探之,我计则败也。所擒之俘逃脱之时,见我满城军民撤退之情景,回去相报,可解金兵之疑。”

“先生料事如神,此次若非先生相助,我等满城军民性命难保也。”成晋中言罢单膝下跪,抱拳行礼:“我替满城军民谢过先生,请受我一拜。”

“将军快快请起,在下实不敢当。”王佐赶忙扶起成晋中:“将军爱民如子,忠君报国实乃大宋之福。能助将军破敌也是在下之幸也。只是,明日在下便要与将军告辞。”

“先生,此去何往?何不与我一同退入鄂州,先生此等良才入关后定可重用。”

“多谢将军,不必了。”王佐一摆手:“此次一别,在下欲往岳元帅帐下效犬马之劳,还望将军保重。”

次日,王佐向成晋中告辞,成晋中心中万分感激,叫下人预备银两,欲赠与王佐,王佐哪里肯收。成晋中便定要相送,送至十余里方依依惜别。

结尾

三日后,完颜钦果然领兵来犯,先前已从逃回的金兵口中得知,城中并无防备,便安心进城。傍晚时分,埋锅造饭,一时间火光四起,便知中计,此时城门已被隐于两旁的死士锁死,可怜这一万多金兵被活活烧死与绝龙关中。完颜兀术得知二路元帅兵败身亡,无心再战,领兵撤退,襄阳之围自解。自此,绝龙关之战便告一段落。

此后,王佐断臂,高宠枪挑铁滑车都是后话,至于王佐如何熟悉高宠,也无从查考,这绝龙关之战更是鲜为人


温馨提示:


本文收集了绝龙关之战的故事的民间故事, ,, 您还可以浏览 民间故事 / 儿童故事 / 搞笑故事 / 小故事 / 历史故事 / 寓言故事 / 童话故事 /
申明:本站文章来源互联网(网站),内容仅供参考,请网友自主判断。且版权归源作者或者网站所有。





睡前故事    www.cnvbang.com      Sitemap    Baidunews
法律声明:如有侵权,请告知网站管理员我们会在30个工作日内处理。E_mail:ybzzkj  126